»主站点 你尚未 »登陆 »注册 »帮助 »English Version »中文GB-BIG5转换



 
»加入收藏夹 »订阅主题 »上一篇主题 »下一篇主题
   
Necroz Studio » 冒险者酒馆 » [冒险日志]“灵魂祭祀”团·2007年4月22日  
thread topic: [冒险日志]“灵魂祭祀”团·2007年4月22日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[冒险日志]“灵魂祭祀”团·2007年4月22日

DM:
  D·A·K

PC:

  亚玛尔·伊塞纳德 ———花雪无痕
   可汗·达尔   ———Alighting
   索尔·猎兵   ———Death
   莉娅·梅里安涅 ———Catty
   白玉·桑    ———美丹
   克特·拉欧   ———Zenk
  奎里昂·耐罗   ———狐狸鱼(当天后半段DM代理)
  甜蟹佐·米罗   ———厨子


  话说上回拉欧同学鼻青眼肿,屁股上还插着一支箭地跑了回来,引起众人一片嘘声。
  圣武士索尔·猎兵心中正义的光芒终究敌不过敌人那身精致铠甲的光芒。在埋了黑卫之后,他迫不及待地将这个年轻人的装备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。出于对正义还零星地存在着一点敬畏,他做这事之前先啰嗦了一些诸如“年轻人,你是个不错的战士,就让你的灵魂附着在这盔甲上,跟着我,看看谁才更适合!”之类的废话。
  如果“正义”有中指的话,估计他老人家早就向这个所谓的圣武士比出来了。可惜他没有,所以他仅仅将他的眷顾从索尔原来那件铠甲上收了回来。这件铠甲黯淡了,他身上那件也没给他带来什么好处,索尔说完那些废话之后觉得自己不似以前那么强壮了,而且眼前总好像有个鬼影子在飘一样。
  这个鬼影子弄的达尔很不爽,单独驱散失败后,他拉着亚玛尔一起努力,硬是把这个灵魂打发去了他该去的地方。没想到此举招来了索尔先生的强烈不满:
  “你们干了什么?!我只是想让他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正义!”
  达尔用一种看重度精神病人的眼神瞥了索尔一眼,走开了。被忽视的索尔先生不甘心地拿起了战斧:“我相信你的意志还在这里!”
  那个死者的灵魂有没有回应索尔,我们不得而知。其实并没有人关心这个问题,大家只希望索尔快些给死者刻好墓碑,这样才能继续赶路。
  10分钟后,一块刻着“有时运气也是一种实力”的牌子立起来了。索尔愣在原地看着新得到的战斧,嘴里嘀咕着“斧子很危险”之类的话,达尔再也无法忍受他的摩蹭,咆哮道:“再不走不等你了!”队伍终于继续前进。

  达尔托着他刚缉获的一把叫做“神兵”的剑,得意的昂首阔步,剑锋在他身后犁出了一道深深的沟。索尔看着这痕迹,忍不住道:
  “你这痕迹太明显了。”
  “难道你的马不会有痕迹?”
  “比你好多了。”
  “神经。”


  一小时后,众人出了林子。总是半梦半醒的奎里昂突然来了精神。
  “前面两条路,通向两个村子。”
  拉欧:“怎样的村子?”
  “都被屠杀过的,正北的村子一个活人都没有,西北那个,我靠近没有多久就碰上追兵了。但是村里人大多数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土地,说不定躲一阵子就回来了。”
  “去北边看看如何?”
  达尔:“北边?不是说没活人了吗?去那里没道理,我们去西北。大家同意吗?”
  “同意。”
  根据奎里昂的说法,要到达那个村子还要走一天半。于是在傍晚时分,大家决定在一条小溪边扎营。溪边的土地略微有些起伏,周围零星地点缀着一些树木。达尔让奎里昂侦查一下,后者却悠闲地爬上了树。
  “别多心,这里相对来说是安全的,早点休息吧。呵欠……”
  莉娅:“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爱睡觉的精灵……”
  达尔:“那么我们其他人侦查一下再休息。”
  事实正如奎里昂所料,大家没发现这个地方有任何不妥。索尔的“侦测邪恶综合症”又发作了,达尔则玩起了那把几乎和他一样长的“神兵”。他把剑插向地面,只见剑身倏地没入地面,直至剑柄,矮人对这兵器十分满意。
  既然没什么危险,大伙生火搭营。亚玛尔小姐自告奋勇地要求守夜,于是达尔让她和莉娅一起守上半夜。下半夜就交给矮人和白玉。
神:“怎么都是女人守夜?”  
达尔:“我是男人!” 

  上半夜除了拉欧的帐篷里不大安静以外,还是比较太平的。索尔休息之后,感觉力量好像回来了一些。然而到了下半夜,达尔拿着酒往嘴里灌的时候……
  一个小小的影子看到了闪动着火光的营地,听到了鼾声和喝酒的咕咚声,于是它慢慢地过来了。它发现营地出口没有人,于是它大胆地往里张望:一个帐篷,一团火。它想爬到树上好好观察一下,却不小心掉了下来。然而他太轻了,没有弄出能引起人们注意的声音。于是他拿出投石索,像营地方向扔了块石头。石头懒懒地起飞,马上又无精打采地落下,并没有造成很大的动静,但是那个影子还是谨慎地躲了起来。
  白玉:“好像有声音?”
  达尔放下酒壶,却只听到拉欧的鼾声。
  小小的影子已经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出口右侧,“砰”的一声,它把另一块石头扔在了出口左侧的木头上。
  声音惊醒了树上的精灵,他睁开眼睛,看见达尔正举着火把朝出口走去,白玉则戒备地站在原地,他们显然也被那声奇怪的声音所惊动。这时候,精灵的眼睛看到出口右侧的那个小黑影。
  “你是谁?!”他大叫了起来,并且跳下了树。
  听到奎里昂的质问,白玉立刻向出口冲去。达尔顺着他喊的方向转身,看见一个半身人正拿着十字弓对着他。
  箭射了出来,达尔毫不畏惧,他冷静地启动了魔法:“扔!”半身人愣了一下,顺从地扔了弓。同时,奎里昂立刻扑在了十字弓上,白玉则将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
[ 此贴被凯蒂在2007-05-01 21:52重新编辑 ]
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

  于是,一个半身人就这样被俘虏了。达尔和白玉将他押进了营地,奎里昂迫不及待地伸手在他身上摸了个遍。匕首一把,投石索一根,铁蒺藜一包,茶叶烟草丁香盐几袋。奎里昂最后还从他指头上退下一个戒指,刚想偷偷藏起来,却被达尔逮了个正着。
  “你干什么!?”
  “呃,这个戒指很漂亮啊。”
  “叫你搜,又没叫你藏!”
  精灵悻悻地把戒指丢了出来,这时候白玉早已等的不耐烦,挂着异样的表情又把半身人摸了一遍。她的手滑过他的钱包,却没有察觉,因为她被拉欧的声音吓到了:“不许动,都是我的!呼……呼……”
  奎里昂擦掉头上的汗,将半身人的十字弓藏在衣服中,跑出了营地。
  “我去探探路,不用等我。”说完,他一溜烟不见了。
  达尔并没有发现精灵的不厚道行为,他正忙着把俘虏扎成粽子。绳子绑的结结实实后,他开口道:“以圣库伯斯特之名,你有什么企图!?”
  “唉,生活就像强奸,如果不能避免,那就闭上眼睛享受吧!难怪人家说不要落在人类手中,今天我算是明白了,谁让我们半身人身轻体瘦易推到,推倒还要被人摸……”
  “吵死了!白玉,塞住他的嘴!”
  咬着拉欧袜子的半身人终于闭嘴了,只是时不时“呜嗯”之声。吵闹声惊醒了亚玛尔小姐,半身人见着一群凶神恶煞的家伙中走来了一位面善的姑娘,立刻瞪着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向她。
  亚玛尔:“出什么事了?”
  达尔拎起半身人:“抓了个小贼,您不用担心。”
  “看他怪可怜的呢,其实贼也没什么。”
  白玉:“他想偷袭达尔先生呢。”
  达尔:“哼,那倒没什么。但是这家伙就是可恶,竟然不对圣库伯斯特说实话。”
  半身人:“呜呜呜!” 
  那个用剑的女人好可怕,她总想摸我!
  达尔:“先把他绑在这里,明天再讨论怎么办吧。”
  “怎么绑?”
  “扎住手脚,扔在火堆旁。亚玛尔小姐,您休息吧,这些事交给我们。白玉,我去睡一会儿,剩下的时间你守夜。”
  “没问题。”
  半身人:“呜呜呜!”
  别把我和这个可怕的女人单独放一起!
  白玉瞪了他一眼,他连气都不敢喘了。
  黎明终于来临了,拉欧打着呵欠从帐篷里出来。
  “咦?这家伙是哪里来的?”他指着半身人问。
  莉娅也醒了:“哪里来的粽子?”
  拉欧拿开他嘴里的布: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
  “偷钱的。”
  “你偷到啥了?”
  “要是偷到还会变成粽子吗?”
  “那你现在被偷掉什么了?”
  “旁边放着的那些。”
  “你究竟是哪里来的?”
  “我是从前面村子里掏出来的,本来看到一帮子黑衣人,想偷点吃的,结果被他们抓住暴打了一顿,身上食物反而被他们抢走了。逃出来以后看到你们,我很久没吃东西了,就想来碰碰运气,谁知道……”
  “哦,那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“米罗,一粒米的米,萝卜的罗。” 
  “那些黑衣人在哪里?”
  “不知道啊。没靠近就被他们抓住了,蒙着头走了一段路,打我的是个变态女人!”
  “前面村子里有活人没有?”
  “不知道……”
  “嗯……好了,废柴,你没事了。”
  “可以松绑吗?”
  白玉在拉欧耳边:“那些东西就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。”
  “你身上还有其他东西吗?”
  “都被摸了两遍了,还能有什么!”他惊恐的瞪着白玉,“某些东西我绝不会拿出来的!”
神:“半身人和人类的审美观是不同di~”
  拉欧:“是个没用的家伙,干掉他吧。”
  亚玛尔:“我不同意。”
  索尔醒了:“恶灵退散!”
  米罗:“我有用!我有用!我帮你们去偷黑衣人……”
  索尔:“要尊重对手。最大程度利用资源去帮助别人是正义的。”
  莉娅:“他是不是有认知障碍……”
  拉欧:“他可是个嫉恶如仇的圣武士,你在他面前说话要小心。”
  米罗: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么……他身上有牌子的。呃?黑色铠甲?!!!……鬼啊!!!”
  米罗转向拉欧:“你你你变态,怎么和黑暗圣武士在一起???!!!”
  索尔:“抱歉,这是我的战利品。”
  索尔边说边刮铠甲上的徽记。
  白玉叹气:“出门前他一定很穷。”
  达尔醒了:“亚玛尔小姐,你觉得应该如何处置他?”
  亚玛尔:“东西还给他,他也没干什么。”
  米罗感激地看着她:“我带你们去前面。”
  达尔、拉欧和白玉盯着他看好一会儿:“嗯,这次不像说谎。”
  索尔:“没有邪恶出现。好好待路,知道没有?”
  米罗:“HAIWAGARIMASHIDA.”
  莉娅:“HONGDONIWAGARIMASHIDAGA.”
  索尔:“你们是老乡?”
  平地一声惊雷砸在俩“老乡”头上。
神:“不准在我的阿托里亚说异界语!”


[ 此贴被凯蒂在2007-05-02 21:27重新编辑 ]
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

  半身人还算诚恳,达尔就解开了他身上的绳子。米罗活动了一下发麻的手脚,说:
  “东西可以还给我了吧,我做好吃的东西给你们吃。”
  “嗯,可以。不过,你要是做的难吃,糟蹋了我造的粮食的话……哼!”达尔装出凶恶的样子瞪了米罗一眼,吓的他立刻后退了三步。
  半身人的手艺的确不错,一顿早饭做的色香俱全。为了讨好达尔,米罗特别盛了满满一碗饭端到达尔面前。
  “牧师大人,您英俊潇洒玉树临风,请吃吧!”
  达尔满意地接过碗,待他舔食干净后,倏地发现碗底有个大大的“利”字。于是他又仔细地观察起了这个大碗,发现这个器皿做工精致,质地坚实。
  “看来你对神还是很尊敬的,这个碗我要拿去献给神明。”
  “呃,这个碗是我的吃饭家伙……我以前用它来讨饭的。”
  “好了好了,给你两个金币。”
  “谢谢。咦,我的弓呢?”
  “你有弓吗?”
  “不然我背箭矢干嘛?”
  莉娅凑了过来:“箭矢可以给我。”
  “我花了很多钱买的,你多少补偿一点吧。”
  莉娅踱开了,拉欧走了过来。
  “这个半身人可信吗?”
  “你们人类都很狡猾不可信,我们半身人才不会那样呢!”
  达尔:“行了,别吵了。小个子,待会儿带路的时候,前面有什么不对头,就吹个哨。”
  米罗:“我不会……”
  达尔:“……哨子给你……”
  “你用过?”
  “用过,怎么?”
  “哪里可以洗一洗。”
  “……旁边就是河。”
  洗完了哨子,米罗带领大家往前走去。拉欧和莉娅护在亚玛尔旁边,索尔牵着马跟着,白玉和达尔断后。中途米罗忍不住哼起了奇怪的歌,拉欧大喝一声:“小声点!”结果他的喧哗比米罗的歌更引起众人的白眼。
  索尔:“你那么大嗓门干什么?”
  “我让他小声点。”
  米罗颤抖:“别靠近我……”
  拉欧上前:“你再烦……”
  米罗:“不要碰我,我叫了,我真的叫了!”
  他边说边往后跳,险些撞到拉欧和莉娅。
  莉娅看着他,诡异地笑了:“你叫吧叫吧,叫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的。”
  索尔鄙视地看着前面的人:“你们注意点好不好。拉欧,你到底干了什么?”
  “我恐吓了这小家伙而已。”
  “仅仅是恐吓?你别做太恶心的事。”
  “恶心的事情?你指……”
  白玉铁青着脸,走上来捂着拉欧的嘴把他拖到后面去了。
  米罗掏出茶叶放进嘴里,嚼着嚼着也就平静了下来。
  “清新口气薄荷味茶叶就是好!咦,我的箭矢哪里去了?”
  没人回答他,只是莉娅笑的更诡异了。
  这群吵吵闹闹的人终于在傍晚时分到达了一个破烂的小村子。米罗兴奋地又唱又跳:“看啊看啊!我带到了,没有迷路耶~~~”拉欧快被他烦死了,追在半身人后面狂喊安静。
  达尔咳嗽了一声,提醒大家保持警惕,并且要求所有人做一次侦查。确定没有明显的威胁后,他问米罗:“上次也是这种情况?”
  “我看见黑衣人往这里走,我就跟过来了啊……看,那棵树上有鞭痕,我就是被绑在那里毒打的!”
  达尔转向了亚玛尔:“你感觉到有什么生物吗?”
  索尔插嘴:“没有邪恶的黑衣人出现!”
  “闭嘴!我们去村子里搜索一下。”
  拉欧:“先派个人过去比较好吧?”
  “闭嘴!要派也派你去。”
  大家慢慢地靠近村庄,里面的房子不是被烧过就是倒塌的样子,地上还零星地散布着尸体,总之,被毁坏的差不多了。尸体是背对着众人倒在地上的,可以判断出他们是在逃跑的时候被杀的。粗略估计一下,大概有20到30具。
  索尔在村子里搜索了一遍,一个活人的影子都没有看到。于是达尔对亚玛尔说:“为他们举行葬礼吧。”亚玛尔点头同意了。
  白玉眼见那么多的尸体倒在眼前,心想也许有些人身上还留着什么有用的东西,于是在尸体上翻动起来。拉欧脸上挂不住了:
  “别这样!太不体面了!”
  白玉白了他一眼,继续搜尸体。
  后来,散落在各处的尸体被堆在了一起,有些人死的时候还是十三、四岁的孩子,他们的脊背被巨镰样的武器撕裂了。索尔将房子里的尸体拖出来以后,问道:
  “用火葬吗?”
  莉娅:“天葬吧。”
  “什么是天葬?”
  “就是放在露天。”
  “小姐,考虑一下瘟疫的危险性。”
  “瘟疫?牧师小姐会解决的。”
  亚玛尔:“土葬吧。”
  拉欧:“火葬吧。”
  索尔:“我去砍树。”
  他拖了三棵树回来。
  米罗对达尔:“老大,这个樵夫哪里找的?力气很大哦。”
  达尔无视米罗:“今天先堆好,明天再烧。”
  亚玛尔吐了。
  达尔:“亚玛尔小姐,这也是神对你的考验。”
  转悠了一圈,只发现一个废弃的石头仓库还可以呆呆人,于是大家驻了进去。为了不暴露自己,达尔说要把大门遮起来,免得火光透露出去。拉欧不放心地在门口撒了一圈铁蒺藜,达尔直接靠在门口内侧休息。
  话说大家都打算休息的时候,拉欧心血来潮地想出去守夜。她老婆白玉不愿意了,又拉又喊地想把他叫回帐篷。最后达尔喝止了他们:“统统休息去,拉欧,你要是愿意就守上半夜吧!”
  “好。但是太暗看不到。”
  “你老婆不是有不灭火把嘛?”
  “我成活靶子了?”
  “你到底守不守?”
  “我守。”
  “那随便你怎么守,守就是了。”
  索尔举着战斧刮盔甲:“这个徽记怎么刮不掉呢……啊,裂开了!”
  再次被大家用看重度精神病人的眼光扫视。
  达尔睡觉前用剩余的魔法造粮食,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。拉欧和亚玛尔的强韧受到了考验,因为他们都不怎么习惯尸体的味道。一夜还算平安。


[ 此贴被凯蒂在2007-05-02 22:05重新编辑 ]
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

  次日东方刚刚露出曙光,达尔就嚷着“开饭”。米罗张罗起了早饭,拉欧收拾着铁蒺藜。不知咋的,总觉得有人在偷窥。
  索尔:“没有邪恶。” 传说中的侦测邪恶综合症……
  “好像有人在附近?”
  米罗:“我的直觉告诉我附近没有危险。”
  达尔:“会不会是幸存的村民?”
  “可能是。”
  “哪个方向?”达尔打了个警戒的手势。
  亚玛尔听到左边似乎有人的脚步声,渐渐远离……嗯?好像摔倒了。
  “好像有人。”她开口道。
  索尔奔了出去:“居民们,请停下来吧!”他还穿着黑衣人的盔甲!
  莉娅和亚玛尔跟了出去,只见索尔朝一个倒在地上的孩子低下身子,然而小孩子因为惧怕索尔,已经昏了过去。
  莉娅:“索尔,把你这身衣服脱了吧,求你了!”
  索尔:“现在没办法脱。”
  莉娅:“那先弄醒她吧。”
  他们交流的时候,那孩子醒了过来。亚玛尔露出和蔼的微笑,索尔怕再吓倒她,立刻把头盔一脱,学着亚玛尔的样子微笑。结果,小姑娘又晕了。唉,索尔大人啊,您就不知道自己长了张兽人的脸么?真是添乱啊!
  而且,乱上加乱的是,亚玛尔小姐尝试再次弄醒小姑娘的时候,一大群操着农具的人冲了过来,对着他们吼:“和他们拼了!”亚玛尔小姐急忙举起培罗的圣徽以明身份。这时候,达尔他们也赶到了,矮人厉声对索尔喊道:“到后面去,你别再吓人了!”
  拉欧则大叫着:“我们是城主大人派来的援军!”
  亚玛尔举着圣徽:“这是个误会,大家冷静一下!”
  达尔跳到高处:“住手,我是领主大人派来的!”
  “骗子!看,他们和黑衣人是一伙的!”
  “索尔,你……”
  索尔:“误会啊!黑衣人想对小孩做不好的事情,我救下她……”
  莉娅弹起催眠曲,靠前面的村民倒下去一片。后面的人叫了起来:“他们会妖术,快逃!”
  贫民们乱哄哄地撤退着,高处的矮人实在看不下去,大喝一声:“都放下武器,我们没有恶意。”队员们服从了,村民们将信将疑地停下了逃跑的脚步。
  拉欧:“我们如果是坏人,你们早就死了。”
  村民怒视他,索尔照着他脑袋来了一下子:“别乱说话!”
  达尔和亚玛尔上前和村民交涉。
  “我们是领主派来帮助你们的。这位是培罗神殿的高级祭司……”
  听完他们的讲述,村民们商量了一番,两个年青人转身跑开去,不久之后,他们带着两个老人回来了。
  达尔:“亚玛尔,你去解释一下吧。”
  亚玛尔将她来此的目的说了一遍,老人依然犹豫。
  “你们……你们真的不是那些恶魔?”
  “不是。”
  索尔:“我的盔甲是战利品。”
  达尔:“谁让你过来了?”
  老人:“它对于我们来说,是太痛苦的回忆了。”
  亚玛尔:“他的品味有问题。”
  白玉把那小姑娘抱了上来,一对中年夫妇急忙把孩子抢了过去。
  索尔看了看盔甲,还是决定脱了它。然而大庭广众之下,他的举动引起村妇们一片惊叫。
  其实他里面有穿衣服,于是男人们异口同声:“切!”——神的假想而已


[ 此贴被凯蒂在2007-05-02 23:19重新编辑 ]
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

  言归正传,两个长老说他们在敌人进攻的当天就收到了警告,于是全村进山里避难。但是他们毕竟是乱哄哄的一堆平民,终究没在进攻前撤退干净。他们这些人在山里躲了三、五天,现在刚刚回来的。
  达尔:“你们怎么知道敌人要进攻?”
  长老:“两个士兵模样的人告诉我们的。不知道他们现在去哪里了。”
  达尔:“我们想为死去的人举行火葬,可以吗?”
  长老:“这也是我们的心愿。”
  于是村里幸存的小伙子们一起帮忙火化了尸体。突然有村民跑来宣布了一个好消息,虽然各家仓库里不是被洗劫了就是被烧了,但是村长家的地窖下面的隐秘粮仓没有被敌人找到,那里的粮食不少,定额分配的话,可以支撑一段不短的时间。
  索尔突然问:“有办法把我的盔甲漂白么?”
  长老:“你去石灰里面滚一下。”
  达尔:“闭嘴!长老,这地方不安全,你们去领主那里躲一下吧。这里有可以战斗的人吗?”
  长老:“没有。”
  索尔:“去山里躲躲吧。”
  长老:“山里没吃的。”
  达尔:“最好还是别待在这里。”
  长老:“故土难离啊!”
  达尔:“可是现在是非常时期。”
  白玉:“附近还有村子吗?”
  长老:“没有了。”
  索尔:“我们去骚扰敌人吧。”
  达尔:“你找得到他们?”
  亚玛尔:“粮仓里的粮食是被烧了还是被拿走了?”
  长老:“无法分辨出来。”
  达尔:“你们回来的时候有人跟踪没有?”
  长老:“好像没有。”
  达尔:“敌人可能会卷土重来,我们最好在这里待一阵子。”
  长老:“我们没钱付你们。”
  达尔:“不要紧,算在领主帐上。那些黑衣人大概有几个?”
  长老:“好几十匹马,一进来就杀人放火。”
  达尔:“派给我一些年轻人,我要给你们村子做点防护工作。”
  长老:“嗯,村里有4、50个年轻人。”
  达尔:“那些黑衣人从哪个方向来的?”
  长老:“就是你们进来的方向。”
  达尔:“索尔,你有空教这些村民一些战斗技巧。”
  拉欧:“我可以教他们射箭。”
  达尔:“好,有弓的村民跟着你学,有刀剑的跟着索尔。”
  白玉看到一群人跟着她老公一起练习弓箭,其中有不少女性,小到十岁出头,大到四十。其中一个十六、七岁的姑娘长的特别好看。为了防止拉欧犯错误,白玉特别将这个姑娘调出来单独训练。
  达尔将自己所有的魔法都用在了造粮食上,索尔担心地问:
  “没有你的魔法支持,黑衣人来了怎么办?”
  达尔白了他一眼:“没有吃的他们照样会死。”
  索尔闭嘴了。
  就这样,达尔在晚上造着粮食,拉欧、白玉和索尔训练着村民,米罗曾试图教小朋友偷东西,结果被家长们严厉地拒绝了,无聊的他就帮村民们做饭,顺便骗吃骗喝,奎里昂自从说“我去侦查一下”以后,就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  然而村民回来后的第二天,村子就爆发了一场慌乱。那天后半夜起村子里不断有人发高烧并且昏迷。达尔示意亚玛尔小姐看看去,亚玛尔在村子里走了一圈,发现超过四十个人有上述非自然的症状。
  亚玛尔小姐祈祷着,神却没有给她回应。达尔提醒亚玛尔医疗也是她所善长的,于是她检查了病人,感觉他们是中了一种人工合成的毒素。
  “吃我们造的粮食的人有生病的吗?”
  “也有。”
  “难道水有问题?”
  “我们也喝过井水,但是没事。”
  索尔离开又回来了:“检查过了,水没有问题。”
  第三天,大家终于明白问题出在哪里。一直吃达尔造出来的粮食的人都没有事,但是常常去村民那里骗吃骗喝的米罗却发病了。
  达尔:“怎么办?”
  拉欧:“先挖个坑吗?”
  达尔无语……他思索了一下,割开手臂放了点血出来检验了一下。血没啥问题,只不过半天后他微微有些不舒服。
  达尔:“该死,他吃的什么和我们不一样?”
  众人想了想,不约而同地说:“藏粮!他在村民哪里骗吃骗喝!”
  “吃达尔大人造出来的粮食的村民,同时也可以吃藏粮啊!”
  藏粮果然被下毒了,拉欧建议牧师们净化这些粮食。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,而病人的数目又在不停地增加。
  达尔:“这样不行。附近有德鲁伊么?”
  “等找到,村民都死光了!”
  索尔:“圣水有用没有?”
  “没有。”
  达尔:“我们继续净化粮食,谁能想办法研制草药?”
  白玉:“我会草药学。”
  白玉在村子附近找草药,做配方。第四天过去的时候,还是没有进展。达尔忧心忡忡:“黑衣人肯定在附近打探,准备进攻这里。也许,我们可以假装这里人已经死光了,诱惑他们进攻。”
  第五天,白玉搞出了一种可能有用的汤剂,于是众人撬开了米罗的嘴,将药剂灌了进去。半身人恢复了意识,缓缓开口吐出两个字:“鸡翅……”他微弱的声音被大家的欢呼淹没了:“成功了,快煮汤剂给大家喝!”
  汤剂起了作用,村民的烧退了,然而意识依然处在半梦半醒之中。白玉摇摇头,表示这种草药对付这样的合成毒素还有困难。处境不妙……
  第七天,黑衣人没有出现,奎里昂也没有。


[ 此贴被凯蒂在2007-05-03 23:20重新编辑 ]
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

  然而,这依然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。达尔在摆弄米罗给他的那个碗的时候,突然发现碗底有句话,于是他念了出来:“赐予我粮食吧,我是利器!”只听得嘭的一声,矮人所在屋子的门啊窗啊全部被凭空出现的粮食撑爆了,达尔本人也被活埋在粮食堆里。
  大家花了一小时才把他挖出来。达尔喘着粗气抱怨:“这是我第二次被埋了!”众人没有理会他的抱怨,因为他们被这奇迹惊呆了。
  “你怎么做到的?”
  “我祈祷了,我祈祷了!神听到了!”
  大家疑惑第望着他。
  “在现在的情况下,粮食是宝贵的,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”
  “我说了一句话呀。”
  “什么话?”
  “有必要告诉你们吗?这是神赐予我的!”
  “那你没事多念念。”
  “闭嘴,你是队长还我是队长。”
  索尔充满正义感地看着达尔。
  “……好了好了,碗给你,你自己研究。”
  “咦,底下有个‘利’字,可能和它有关。”
  白玉:“粮食问题算是解决了吧,黑衣人来进攻怎么办?”
  达尔:“亚玛尔小姐,请培罗总殿派支援过来吧。”
  “太远了,恐怕来不及。”
  “你托个梦过去行么?”
  “……恐怕不行……该死,粮食全净化了,不然真想抓个黑衣人过来,把粮食塞他嘴里逼问解药。”
  莉娅:“米罗的血可以用来下毒么?”
  达尔:“……你想烧血汤啊?”
  拉欧:“我们回领主府汇报吧。”
  “哼,装善良的家伙,你还是去附近打听一下,看看有什么消息。”
  莉娅:“盗贼怎么办?”
  她问的时候,米罗醒了,于是圣武士把他扔上了马背。
  “还有,游侠去哪里了?”
  “会不会死了?”
  “说不定被黑衣人抓了。”
  遇到村民八天半之后,他们留下足够的草药,往另一个村子走去。


[ 此贴被凯蒂在2007-05-03 23:38重新编辑 ]
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

  离开后过了两天半,众人看到了奎里昂所说的“被杀光的村子”。这个村子是真的看不到活人了,只有两群生物在对峙。一边是五只猛虎,另一边是七只食腐兽。冒险者们对食腐兽很陌生,只觉得那是一堆长着一张大嘴的奇怪烂肉,烂肉底下还有触手般的三足。对峙了一会儿,猛虎似乎对它们颇为畏惧,叼着尸体走开了。
  众人站在高地上,居高临下地对着这些恶心的生物。索尔的侦测邪恶综合症再次发作,再次证明没有邪恶生物在附近。于是,他说:
  “我们绕开吧,这只是自然竞争。”
  白玉不同意:“我觉得可疑,再观察一下吧。”
  这些怪物看到老虎走了之后,不再理会它们,继续啃尸体去了。
  达尔:“这东西,好像是一种叫食腐兽的怪物,通常不会主动攻击人类。”
  拉欧:“那我们离开吧。”
  亚玛尔:“不!那些人应该被安葬,而不是成为怪物的点心!”
  拉欧:“这样可能会造成新伤亡。”
  亚玛尔:“为什么?”
  达尔:“好了,拉欧,记住,你是来帮亚玛尔小姐的忙的。”
  米罗:“其实它们挺好的。”
  达尔:“要是你亲人的尸体被它们吃了,你还会这么想?”
  于是达尔一边喊着:“赐予我力量吧!”一边对食腐兽发动了进攻。
  索尔向最近的那只射了一箭,没有打中,但是看上去偏的不厉害。那只怪物发现了异常,停止了进食。拉欧紧跟着射了一箭,打的它哇哇直叫。大家齐放箭,于是所有食腐兽都退进了村子里。这时候村子里隐约传来通用语的声音:“回去吧,太危险了。”然后食腐兽转了几圈不见了。
  达尔看了看大家,提议大家一起进去看看。
  这时候,我们并不知道:
  食腐兽是会讲通用语的!

  众人绕下高地,来到村口。这是一个不小的村子,最多容纳三百人,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百多具尸体,有些被啃了一半。亚玛尔悲伤地叹息:“我们将这些不幸的人掩埋了吧。”然后,她晕倒了。
  过了一会儿,她自己醒了。达尔侦查了一番,没有发现食腐兽的踪迹。他愤愤地说:“我们应该惩罚那些生物!”
  “掩埋尸体比较重要。”亚玛尔提议。
  索尔:“食腐兽也不过是动物。”
  于是他们将尸体火化了。索尔到处走了一遍,没有找到幸存者。达尔检查地上的脚印,只看到野兽的痕迹,有的朝着东北方向的道路延伸,有的乱作一团。达尔提议回领主那里,亚玛尔小姐同意,但是她并不放心先前的村子,强烈要求先回去看看。
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

终于写完了……每次战报都这么长的话,我都不敢去跑团了。
  


 
alighting
rank: Hierophant
essentials: 0  
posts: 119
gem: 1
sp: 254
oge: 0
Architect Honor Authorized Designer
onlined:27 hours
join date:2007-03-19
last login:2009-04-03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



写的挺不错,我建议大家都写一写。
 
 
Necroz Studio » 冒险者酒馆
   





Copyright 2006-2011 Necroz Studio

Powered by PHPWind v4.3.2 Code © 2003-06 PHPWind
Time now is:07-25 04:31, Gzip enabled
You can contact 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