»主站点 你尚未 »登陆 »注册 »帮助 »English Version »中文GB-BIG5转换



 
»加入收藏夹 »订阅主题 »上一篇主题 »下一篇主题
   
Necroz Studio » 昆仑世界 [Meshal] » log0916  
thread topic: log0916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log0916

  上回说道及时葱一刀捅死了做法的恶人,幸运地从他身上抢到了一颗血灵珠。大家歇了一阵子,发现这屋子里尽是些残肢断臂,仔细辨认,竟然是学童打扮。那祭坛后面有个小暗格,暗格后面有个只能容猫狗爬过的小通道。沧海试着把小通道砸宽一点,结果碎石掉下来,反而把那口子堵了不少。
  阿三则扯着布条包裹尸体碎块,好把他们带上井。无奈手艺不精,扎一点、掉一点。阿葱提议先把断肢缝起来,正要动手的时候几条蛆扭动着从断肢中爬出。
  阿葱坏笑:沧海同学,吃点蛆吧!
  一道闪电凭空出现,阿葱昏迷2分钟,醒来后嘴里塞着一只短手。
  沧海:不是我干的。

  尸体收集的差不多,大家原路返回至井口。
  捕快听到动静,问:“底下的,情况如何?”
  一只断手从井口飞出,但见那捕快的脸色由红变白由白变青,他跑去墙角呕吐起来。
  “上面的,扔个桶下来啊?”
  呕吐声。
  “兄弟???”
  “吓……吓死我了!”
  “下面还有很多断手!”
  捕快晕倒,众人只能自己爬出来。这时候李捕头也来了,将众人挨个打量一番。
  “领头的是哪位?”
  阿葱作了揖:“在下。”
  “今日之事凄惨无比,还请各位万万不要在镇里多嘴。各位的功劳我会记得,麻烦各位……先去河边洗漱一下,到衙门来领赏。”
  说完,李捕头命令捕快们将枯井用白布围了,严加防备。

  阿葱、沧海、阿三、姬雨在河边洗漱干净,正要离开。只听阿三说:“且慢,待我将衣物烘干。”
  只见他双手一挥,口中念念有词,一把火焰刀凭空出现,好不厉害。他得意地将外衣凑上去烤,立刻,片片破布在空中飞扬。
  姬雨慌忙闭眼。阿葱立刻脱下上衣遮了阿三下体。
  “这下如何是好?”
  “只好去买衣服了。”
  “且慢。”阿葱眼珠一转,又将那遮羞的上衣扯了回来,“不如你去老秀才家讨个施舍!我们门口等你。”
  阿三拗不过阿葱,光着身子去找秀才。又在去馄饨摊路上遇到秀才,那卖馄饨大婶看过阿三,立刻双手捂脸大叫。吃馄饨的众人也纷纷回避。那老先生略微抬头,“哟”了一声。
  “先生,您那些失踪的学童,有着落了。”
  那秀才眼中寒光一闪,放下筷子。
  “跟我走。”他朝阿三点点头。
  于是阿三跟着秀才来到学馆,进了门,里面黑灯瞎火,秀才不见了。
  “先生……”
  阿三刚开口,头上就给猛拍了一下。抬头又啥也没看见,他心中犯急:“别开玩笑了……”
  秀才一手捂了他的嘴。
  “里面说话。”
  待进了内室,老秀才二话不说,先扔件衣服给阿三,再让阿三把井下之事缓缓道来。待他说完,秀才问他对此有何看法。阿三略知这秀才和王员外不合,便道:“我看此等恶劣之事和姓王的托不了关系。”
  此话一出,秀才直直看了他很久,笑道:“异乡人,知道不少嘛。你可愿意再行个善?”
  “见义勇为,义不容辞!”
  阿三此言一出,只见那秀才运至如风,在他胳膊上啪啪两下拍下两个红点。阿三一惊:“这是……?”
  “慢性毒药。”
  “先生,您这是为何?”
  “事已至此,我就实话实说了。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,事成之后,必有重赏。那王员外原是武当弟子,不想他心怀不轨,伙同强盗劫了镖局,这才来三河镇发家。我是武当派来惩办他的。”
  “既然是武当正派人士,这……”阿三指着手臂上的红点直冒汗。
  “万一你是王的人,我不是麻烦了?”
  “先生明鉴,这怎么可能呢?!!!”
  “嗯,看你也不像……好吧!”老秀才摸出一个瓷瓶,“连服三天,就可解毒。”
  阿三接过瓷瓶,老秀才又拿出一封信:“月圆之前,替我将此信送与黑风寨二当家秦雷。事成之后,宝物或者武功秘籍随便挑!”
  “诺!学徒的尸体,还请小心。先告辞了!”
  阿三退出学馆,左右张望,阿葱他们早已不知去向。
  “放我鸽子……”


[ 此贴被凯蒂在2007-09-21 21:46重新编辑 ]
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

  话说阿葱一行人回了旅店,遇上沧海的老乡两个。对方大汉一见同乡,立刻邀沧海去喝酒。
  可巧李捕头差人请阿葱去领赏,阿葱不想坏了沧海酒兴,外加想私吞沧海的赏,拉上姬雨随李去了。李捕头私藏了不少好兵刃,让阿葱选一把称手的拿了。阿葱双目一转,道:
  “我们四人,可否一人一件?”
  李捕头面露难色,咬牙道:“两件!”
  阿葱一笑:“不如三件?李捕头,拿了你的东西,欠了你的人情,以后道上自然会还。”
  李听了这话,肚中一轮,道:“最近比较烦得就是那盗贼问题,还有就是与那王员外总是不合。虽然我是秉公执法之人,但是有时候真想找人……”
  阿葱会意一笑:“英雄所见略同。”
  李大笑:“拿四件称手的吧!”
  阿葱:“愿为大人肝脑涂地!”

  阿葱和姬雨回了客栈,突然听到阿三大喊:“那两人居然背着我们分奖赏去了?等他们回来决不放过他们!”
  阿葱一笑,伸出食指放在唇上,示意姬雨禁声。不一会儿,阿三的脖子上就架起了两把短剑。
  “阿三,不放过谁呢?”
  “你……你知道我这趟跑得多辛苦!”阿三看了看一旁喝酒的三个鬼方,对阿葱使了个眼色,楼上说。
  阿葱会意,让姬雨守在楼梯口,便和阿三上楼,用暗语将遭遇的事情理了一遍。
  房内两人怪笑不断,楼下三个鬼方也是怪笑不断,姬雨听得头疼,这时候,王员外的管家来请几位好汉吃饭。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上了街,途中那些死了孩子的爹娘哭声一片。
  “这是你们中原的习俗?”
  阿葱:“嗯,今天好日子。”
  “和我们鬼方大不相同嘛。”

  王员外亲自迎接众人的来访,他脸上挂着招牌式的假笑。进门后,阿葱和女鬼方意外发现角落里竟然站着一个拿棍子的家伙,一晃就不见了。阿葱留了心,叮嘱阿三别贪杯。那女鬼方王女却未将此放在心上。
  酒足饭饱,除了沧海、阿葱、阿三外,其余人都显出醉态。这时候王员外遣散众仆,亲自端了个铁盘上来。那铁盘用红布包着,底下明显是纹银的形状。
  “各位豪杰,这是王某小小敬意……”
  员外话未说完,那鬼方嚷着“好说”,脚步打飘,上前欲拿那个铁盘,不想铁盘纹丝未动。
  “壮士,别急呀。”王员外微笑。
  阿三把他拽了回来,向王作揖道:“莫怪,他醉了。”
  “无事。今天请各位来,实为有事相求。100两纹银,不成敬意。”
  随着王员外的话语,饭厅的门也随之关上。
  “今天,就是诸位从井下捞上尸体的吧。”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阿三疑惑,李捕头不是封锁消息了吗?
  “三河镇的事情,没有我不知道的。”王员外微微一笑,“在下略有些小财,最近貌似给道上的朋友盯上了,想请各位在月圆之夜,照应一下。”
  “好说好说,拿人钱财,替人消灾!”某喝醉的鬼方又在乱叫,被无视。
  “这100两银子,当做见面礼。”
  阿葱望着银子双眼发光:“王员外的事,一定帮忙!”
  “领头的这位大侠,如何称呼?”
  “及时葱是我。”
  “好!”员外击掌,墙脚走出一个光头,拿着铁棒,正是先前阿葱瞄着的那个。
  “拜托各位大侠,去黑风寨走一趟,借二寨主人头一用!”
  “只要二寨主的?”
  “你去了便知。大寨主若在,怕你们回不来了。”
  “哦?这位师父,如何称呼?”
  “法海是也。”
  “可是少林弟子?”
  法海扭头不答,员外见状,忙道:“天色已晚,各位后会有期吧!”


[ 此贴被凯蒂在2007-09-22 16:48重新编辑 ]
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

  老秀才听了他们的经历,沉思片刻,撩起阿葱衣服,发现他肋下竟然有红点数个,当下大呼不妙。
  “此乃奇毒饿鬼丹!只有我那青松山中的师叔铁松道人可解!”
  “那……他在哪里?”
  “云游很久了。”
  “还活着吗?”
  “不知道。”
  阿葱泪如雨下:“先生救命啊!”
  “莫急,先将衣服脱了。”
  “啊?我不要!!!”
  阿葱欲溜,被定身。老先生三下五除二解了他的衣服,王员外给的银子直往下掉。先生闻了闻银子,道:
  “上面抹了饿鬼丹,幸好不重。”
  然后,老先生从阿葱的裤衩夹层里摸出那封密信,咧嘴一笑,将信扔给了阿三。
  最后,一把火烧了衣物和银子。
  “我的银子……”阿葱动弹不得。
  “那歹人给的银子,有什么可惜的。不过……他既然下毒,就一定有事相求,也一定有解药。”
  阿三一听,嘀咕道:“怎么你们手法都一样……”
  老秀才白了他一眼:“你以为我真的给你下毒?你手上是我用内力伤的,给你的解药是面粉做的。”
  “先生……我的衣服……”
  阿葱摆脱定身咒,赤条条地站在那里。
  老秀才指了指墙上挂的一排衣服。
  “看来姓王的在黑风寨有内应,你们要小心。”
  他又翻出一个金盒子,倒出几个药丸拍进阿葱嘴里。
  “这个能延缓饿鬼丹的毒性,你们都吃一下。夜深不送,麻烦从后窗走。”
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呃,那个……

请问,有谁看见这次团后半段的纪录没有……
写在大约16k大小的纸上,纸是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,白底淡蓝色条纹,下面有只装饰小狗……

 
 
Necroz Studio » 昆仑世界 [Meshal]
   





Copyright 2006-2011 Necroz Studio

Powered by PHPWind v4.3.2 Code © 2003-06 PHPWind
Time now is:12-09 10:27, Gzip enabled
You can contact 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