»主站点 你尚未 »登陆 »注册 »帮助 »English Version »中文GB-BIG5转换



 
»加入收藏夹 »订阅主题 »上一篇主题 »下一篇主题
   
Necroz Studio » 昆仑世界 [Meshal] » [团志]20070826三河镇、新的冒险者!  
thread topic: [团志]20070826三河镇、新的冒险者!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[团志]20070826三河镇、新的冒险者!

时间:2007年8月26日
地点:浙江中路雪峰
规则:昆仑
DM:佐为
PCs:某瞎子——Esh L'ejor(及时葱)   Sj——萧沧海   Death——阿三   Catty——姬雨
  自从几天前常寡妇招亲以来,三河镇这地方就风波不断。诸如王员外家被偷、某处枯井发现冒险者尸体之类的事情曾出不穷。尸体被送到衙门的那天,门口围了几个奇怪的家伙。
  “看这尸首好生眼熟,莫非是那日寡妇招亲时,将李捕头打败的那伙人?”自称“及时葱”的洋人如此询问。一旁的差役点头:“正是那几人,前些时日受李大人所托,去那诡异枯井探视,未料其中两人被劈死,另三人死因不明。现在拿枯井无人敢入。”
  阿葱听了这话,便向三个同伴建议道:“吾等去探探,如何?”
  差役云:“壮士三思。据说那井下有可怖之物出没,接近那儿的人都心惊胆战。李大人吩咐不准闲人靠近。”
  “要是吾等搞定此事,岂不发达了?”阿聪向同伴们使了眼色。
  “还需准备一下。”被称做“阿三”的异国人建议道。
  四人还在商议之时,三河镇大名鼎鼎的李捕头驾到。他见这伙人身强力壮,又想衙门最近人手不够,便鼓励这帮人去枯井探探,许诺10天内将事情查清,赏金50两或称手兵刃一件。阿葱本想多要些报酬,却被捕头一句“有命上来拿再说”给打发了回去。
  总之,那井是肯定要去一趟的。阿三当街做起了圣水,引来许多好奇的目光。一大汉上前问道:“小兄弟,这啥玩意儿?”
  “是好东西!”
  大汉拿起一瓶,凑在鼻子下闻了闻:“嗯,不是毒药嘛!”
  “当然不是!这是圣水,小伤小病喝了就没事!”
  “哦?可否给我一瓶?”
  “好,拿去!”
  “哈,小兄弟爽快人!以后要验尸找我,万一你遭了不幸,我一定给你找块好地!”
  阿三- -|||
  阿三忙活的时候,阿葱倏地发现围观人群中有一胖子,瞥了他们一眼,不见了。阿葱心生疑惑,悄声说:“兄弟姐妹们,来。”于是众人尾着那胖子到了一大宅子前,那是本地大户王员外的宅子。
  胖子进了宅子,阿葱贴着墙,缩在阴影里,想乘机无人注意时溜进去。不想听到旁边一声“老爷,行行好,给点钱。”,连叫花子都注意到他了……
  姬雨和阿三原以为阿葱的潜行术厉害,便跟在后面模仿他的姿势,口中还嘀咕着“我是石头”之类的话,引来满大街的嘲笑。
  这时候,那胖子却出来了,向那四人说:“四位大侠,王员外有请!”
  于是光明正大走入大厅,王员外端坐太师椅。
  “诸位,可愿意做趟生意?”
  “杀人放火?”
  “非也非也,正当生意。最近鄙人的财物总是失窃,望诸位替我注意一下镇上的可疑人物。”
  管家小声:“比如学馆那老秀才。”
  “啥?他?那老头子?”
  “哼,说他伙同强盗,也未必不可能啊。”
  阿三疑惑:“就他那身板?”
  “总之请各位留心了。事成之后必有重赏。”
  阿三:“我还是想不通,那穷光蛋会伙同强盗?”
  阿葱:“说不定强盗真是他招引来的。”
  阿三:“那去学馆探探?”
  萧沧海:“起码等天黑吧!”
  阿三:“那,先驱探井?”
  阿葱:“慢,找那管家要点东西再去。”
  “及时葱”凭借三寸不烂之舌,问那管家要到了5火把、一根20公分长的结实麻绳。正要前往枯井,被阿三劝阻:“各位,明天再去吧。待我今日做出足够的圣水!”
  众人依了他,阿三在街头做起来圣水,引来要钱乞丐无数。沧海无聊,当街耍大刀,不想得了几阵倒彩。本想收观赏费的姬雨只好作罢。


[ 此贴被某瞎子在2007-08-26 22:03重新编辑 ]
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

  天色渐黑,做水的、耍刀的、收钱的、歇息的四人腹中饥饿,来到馄饨摊要了吃的。刚落座,发现学馆老秀才一瘸一拐地过来了,一身穷酸样。
  及时葱心里一惊,悄悄摸了匕首藏在腋下。
  鬼方沧海起身寒暄道:“秀才,好。”
  那老儿瞅他一眼:“您好。”
  “您吃好。”沧海边说边用眼睛扫视了老秀才好几回。
  秀才要了两碗馄饨,不急不慢地吃完,走人。沧海见这老儿虽是瘸腿,步伐却稳健。低声说:“此人深藏不露。”
  阿葱一惊,将匕首收了回去。招呼众人尾着这老头儿。
  老头儿也不惊,反而放慢脚步,让这伙人赶上。
  阿葱定了定神:“老先生可否借一步说话。”
  “啥?人老了,耳背,听不清您说啥!”老先生丢下这话,不理这伙人,朝学馆走去。众人跟着,但见他推开学馆的门,闪了进去。沧海原本想跟上,不料重重撞上门板。
  阿葱想了想,决定老老实实地敲门。
  “谁呀?”
  某“文盲”鬼方答: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”- -###
  路人甲:“这么晚了还找老秀才?他晚上不出门的。”
  “人命关天啊!”
  “屁,人都没一个,你哄谁啊?一群无聊的人。”
  路人甲走开了。同时,沧海觉得后颈一凉。那门板上,清晰地印着老先生的手印……
  当沧海将此手印指给众人的时候,所有人都觉得背后发凉……
  阿葱:“我们……我们走吧。”
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

  四人来到了客栈,本来没有空房间,可巧前几日那些下枯井的家伙身遭不测,空了两上房出来。众人也不管不吉利,要了一间房,四人挤着住。小二原想以男女授受不亲为由,怂恿他们要下两间房。不想阿葱一句“姬雨是男人,阿三才是不男不女。”将那小二噎得说不出话来。最终,小二丢下一句“四人一间房,早饭钱不免费”,转身下了楼。
  阿三制造圣水造到深夜,才疲倦地上床睡觉。
  第二天清早,公鸡还未打鸣,阿葱那家伙却摸着黑起床了。原来这家伙舍不得出5文钱买早点,想乘早摸去厨房“要”几个馒头。然而他起得实在太早,黑灯瞎火中,连做早点的声音都没有。阿葱摸着摸着摸到一扇门,一推,啊哟,到大门口了。于是转身继续摸,啊哟,又回楼梯口了。厨房没找到,阿葱累的够呛,坐在楼梯上就睡着了。待他醒来,看到那小二一脸吃惊。
  “哎哟喂啊,大爷哪?您整夜就睡这儿了?”
  “嗯嗯……睡惯荒郊野外,不习惯床了。小二,早点呢?”
  “桌上备着呢!我刚上街买的,还热乎着呢!”
  上街买的?!这什么鬼客栈啊!阿葱颤抖着摸出5文钱……

  阿葱吃早饭的时候,上房内的三人醒了过来,发现窗户缝里有张纸条。阿三随手拿了下来,突然觉得手上一麻。心知不妙,为时已晚!他的手立刻肿成了馒头。再看那纸条,上面赫然写着“纸上有毒”四个大字。
  “谁那么缺德!!!”阿三破口大骂。
  这时候房门打开,阿葱进来看着阿三的手,大惊:“你想吃熊掌也不用这样吧?”
  “你没看见我中毒了吗?”
  “那,快放血!”阿葱说着摸出穿甲匕首逼近阿三。
  “我来帮你。”姬雨摸出宽刃匕首,和阿葱一起包围了阿三。
  于是那及时葱对着阿三手背划了一刀,只听见“啊哟”一声惨叫……呃,刺到姬雨了。立刻血光四溅,上楼招呼众人吃早饭的小二哪里见过这架势,大喊着“杀人啦”逃下了楼。
  姬雨莫名挨刀,心里不爽,欲给阿三也放放血。阿三见状,立刻掏出一针,道:“我自己来!”遂扎手,流血。阿葱寻思这中毒之人的血或许也有毒,便凑着他的手往匕首上抹血。姬雨见状,效仿。
  此时捕快到了楼上,喝斥众人闹事斗殴。阿葱忙解释是在放血而已,捕快见无事,将那小二责备了一番,离去。
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

  吃了早饭,付了房钱。本该下那枯井,可是阿三瞅着自己那手,忸怩着不愿去。沧海见状,提议先给他治一治。
  三河镇这地方,能治病的就两处。王员外的黑心药铺和老秀才的学馆。为了省钱,自己是去找老先生。到了学馆,发现秀才不在,说是吃早饭去了。于是阿葱姬雨留下等,沧海拉着阿三去了昨日那馄饨摊。
  老先生依然悠闲地吃着馄饨,沧海上前道:“老先生,这手您可能治?”
  老先生依然吃着馄饨。沧海伸手想拉他,不想被那老秀才用筷子逼退。
  “先生,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!”
  “老先生是好人,你才不懂呢!”
  周围吃馄饨的镇民义愤填膺。
  “我朋友中毒,他见死不救!”沧海怒喝,吓跑一群人。
  “沧海,罢了。本以为是高人,不过如此。”阿三拉住沧海,欲走。
  “撒泡尿自己洗了吧。”老秀才吃完了馄饨,离去。
  两人对视一阵,然后……
  “走,跟我去茅房!”沧海拖着阿三。
  “不去!”
  “今天得下井!”
  “不是有10天期限吗?等自然消肿好了!”
  “不行!”
  “喂,你真信那老家伙的话?”
  “读书人的话,我信!”
  “那……定身!”
  于是,沧海被定在了原地,阿三一溜烟跑了。
  不大一会儿,沧海能动弹了,看见及时葱和姬雨迎面走来。
  “沧海,阿三呢?”
  “本想带他去茅房解毒,那家伙不干,把我定在这儿,自个儿跑了。”
  “他能去哪里?王员外那儿?客栈?”
  “先回客栈。”
  三人进客栈,小二笑脸相迎:“三位,你们那朋友说要单独歇着。”
  及时葱一拍大腿:“哈,找着正主了!”
  于是,睡梦中的阿三被按在床上,阿葱掏出那活儿,一泡尿撒在阿三手上,红肿立刻消失了!
  “现在可以下井去了吧!”


[ 此贴被凯蒂在2007-08-27 12:22重新编辑 ]
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

  于是4人下了那枯井,面前有个门。阿葱点了火把交给沧海,潜入黑暗。阿三给众人的武器加了魔法,继续前进。
  不一会儿,地上出现学童的衣服,撕裂的……再往前,出现岔道。众人选了右边的路,没走多久,看到一扇包着铁皮的门。
  沧海拿斧头轻轻一推,门开了。那是个小空间,地板中央有个向下的阶梯。
  忽然,沧海看到右边角落有个影子闪烁了一下。同时,空间里响起了震动的声音。
  阿葱闪身向楼梯前进,突然,他遭到了攻击!
  阿三听见打斗声,立刻唱起了战歌。
  沧海冲到阿葱旁边,阿葱指着前方叫道:“看,骷髅!”于是沧海飞起一脚,只听得“啊唷”一声,踢到了阿葱……
  幸好阿葱提前喝了阿三给的圣水,不然,小命不保!
  姬雨套上力能护盾,向前走去。
  角落里,另一个骷髅走来了……

  偷袭阿葱的骷髅眼见自己被发现,解除潜行扑向阿葱。阿葱急忙施了瞬闪,同时一旁的沧海招架住了骷髅的攻击,然而火把却掉在了地上。
  阿三赶到,向那骷髅投出一串火球。
  沧海发现了另一只骷髅,大斧一挥,砸的那骨头咯吱作响。
  失血过多的阿葱乘机飞跑了出去。
  姬雨对着第一只骷髅施展了两次能量冲击,打中了一次。
  另一只骷髅逼近了,攻击阿三。

  先前的骷髅疯狂进攻沧海,却没有打中一次。自己反而被沧海敲成了碎片。
  另一只也在沧海的斧头和阿三的火球围攻下,支离破碎。

  这时候,地下传来了啸叫的声音……
  
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

  阿葱喝饱了圣水搜够了尸体,下楼。
  楼梯上血迹遍地,一阵阵恶心的血腥味和尸臭味袭来。姬雨一阵反胃,忍不住想吐。
  楼底是个房间,尽头处是个祭坛。只见一个人背对众人做法,祭坛边上堆着小孩的脑袋。
  那人周围围着两骷髅两僵尸,他头上还有个血红色的珠子,光芒在不断增强。

  “兄弟们上啊!”阿三唱起了战歌,套上了力盾,鼓舞了士气。
  姬雨也套上了力盾,向前走去。
  骷髅和僵尸们挡在了那法师前面。
  沧海冲过去,立在僵尸前面。
  阿葱悄悄向那法师侧面绕去……跑太急,喘不过来了……

  阿三向前走了两步,又闪了几尺距离,对那法师大喊一声:“定!”
  姬雨发现阿葱向法师逼近,便学着他,从另一侧向法师逼近……也跑太急喘不过来了。
  骷髅们围攻沧海,都打不中。沧海得意地喊:“来打呀!”结果被一个僵尸砍中了……
  于是沧海怒了,一具骷髅碎在斧下。
  气喘吁吁的阿葱坚定地向法师爬去……

  阿三发现骷髅僵尸都聚集在一起,便放了个金刚砂。
  姬雨向法师发射了两道能量冲击,全中。
  骷髅和僵尸继续围攻沧海。两个僵尸使出伤害提升,其中一个命中了沧海,另一个……嗯,重重地砍在前一个僵尸身上。
  至于那个骷髅,一击未中后,自己被沧海打碎了。
  沧海这次伤的不轻,灌圣水中。
  阿葱继续爬……

  阿三死死盯着法师……
  姬雨向法师爬去……
  僵尸们围攻沧海,全部命中,还是提升了伤害的!
  沧海反击,被僵尸躲过,于是继续喝水。
  阿葱爬到法师面前,法师有所行动了!这时候,阿三大喊一声“定!”,可惜失败了!可怜阿葱中了巫毒术,被控制了!
  “挡住前面的人!”法师命令阿葱。
  阿葱照办了。

  “定!定住他啊!”阿三无力地嘶吼着,他的定身却依然无效。一道血光反而向阿三冲来,阿三中了邪恶的血箭术。法师阴险地笑着,然而,同样的血光却从右边打中了他?!
  姬雨对着法师冷笑,随后转向了阿葱,解除魔法!阿葱一个机灵,“我怎么在这里?又要爬回去?”
  僵尸依然围攻沧海。沧海且战且退,退到阿三身边,喝水。
  阿葱爬向法师……

  中了血箭的阿三脸色惨白四肢发软,只得全力跑出战场喝水。
  姬雨死盯着法师。
  僵尸们向法师退去。
  沧海冲向一个僵尸,撞开了它。
  法师对沧海使用沉睡术!这时候,一直静观其变的姬雨又放了血箭过去。
  血箭命中,可是沉睡术还是生效了。
  法师又施展了一次沉睡,这次,姬雨倒下了。
  阿葱爬到法师身边了!全力攻击,法师的腿部受伤了!

  阿三喝够了圣水。
  阿葱发现那法师准备对他也用沉睡术,于是他抢先又捅了他一刀!
  法师倒了,阿葱成了英雄。

  法师身上有四颗血灵珠,无奈队伍里有三个破环狂……阿葱用尽全力,才得到一颗完好的……

 
 
Necroz Studio » 昆仑世界 [Meshal]
   





Copyright 2006-2011 Necroz Studio

Powered by PHPWind v4.3.2 Code © 2003-06 PHPWind
Time now is:12-09 11:01, Gzip enabled
You can contact 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