»主站点 你尚未 »登陆 »注册 »帮助 »English Version »中文GB-BIG5转换



 
»加入收藏夹 »订阅主题 »上一篇主题 »下一篇主题
   
Necroz Studio » 昆仑世界 [Meshal] » 0923  
thread topic: 0923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0923

好吧,首先承认我有罪,上次log没写完,纪录就掉了。这次又大脑进水一样,忘记了那么久……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阿三受了教书老秀才之托,将行黑风寨送信。是时夜色已黑,同伴多有不满。何况宵禁已行,行事不便。无奈那及时葱和阿三一意孤行,众人只得趁夜摸出。
不料刚要渡河,来了一捕快,大喝:“大胆贼人!竟敢违反宵禁?”鬼方夫妻一见不妙,竟将那捕快绞了喉。
毁尸灭迹之时,三河镇已是一片混乱。阿葱见着大批捕快由北方压来,心生一计,干脆大呼着:“有贼人!”朝那些捕快迎去。
李捕头见是阿葱,问道:“贼人何在?”
“往北去也!”
李未怀疑,向北追去。阿葱等人则立刻溜回了客栈。
那杀人的鬼方夫妻,进了客栈倒头便睡。其余4人却知,违反宵禁事小,杀了捕快事大。商议未果,揣揣过了一夜。

次日,阿葱命姬雨看住两鬼方,自己携阿三去报官,准备将杀人之事推给鬼方夫妻。待二人见了李捕头,谎称那鬼方夫妻实为江洋大盗。李半信半疑,又见阿葱神色飘忽。便扔下一句:“真相届时定会明了!”将阿三和阿葱给绑了……
客栈那头,鬼方夫妻好梦连连,不知祸事将近。那萧沧海为了自己脱身,竟伙同姬雨将那死去捕快的铁尺塞进了鬼方夫妻的被褥。待李领着众多手下前来,这便正好“人赃俱获”。
李捕头心知此事和及时葱必有牵连,然念在这小子颇识时务,何况眼下抓了贼人,对上头有了交待,便不再追究下去。
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

此事告一段落,4人商议起送信之事。因与黑风寨牵连,李捕头那里是万万不可走漏风声。于是众人将信藏在皮囊里,泅水而出。走了一段路,但见山头一面黑色大旗,上书“黑风寨”三字。另有牌匾一块,曰:替天行道!
待小弟通报后,众人上了山。只见一群大汉正在练兵。领兵的是一个挥石锁的,只见那人虎背熊腰,双目炯炯,见了众人便道:“在下石虎,你等是三手书生派来的?”
阿三猜想那“三手书生”就是老秀才的名号,便点了点头。
“大当家未归,你等先在此小住几天。”
“这……事情紧急,月圆之夜就要对王下手!”
石虎一听,眉头一紧:“聚义堂说话!”
于是众人进了聚义堂,石虎朝白虎皮座位上一坐,击掌道:“上酒菜!”
底下立刻摆了一桌宴席。阿三心里一疙瘩,先试试酒菜里是否有毒,不想此举被石虎看在眼里,当即不爽。
“鸟人,真不干脆!”
“大哥见谅,最近被毒怕了。”
“哼,看你们也是道上混的,露一手看看!”
“这……”
未等答话,石虎先舞了一套刚猛的拳法。众小弟大声叫好。
阿葱等人面面相觊,不知如何是好。
是时阿三灵机一动,吹了一首异国小曲,竟也将众人唬住,连声叫好。
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

酒足饭饱,石虎派人领众人歇息。进房后,阿三悄声询问阿葱:“王的事?”
“等大当家。”
一夜无事。

次日,萧沧海寨中闲逛,发现无论到哪里,身后总有二人跟着。干脆解了腰带蹲下,不想那两人过来同蹲。约摸一个时辰后,两人体力不支,骂了声“算你狠。”站起离开。(-_-|||真变态……)
沧海一笑,起身欲走。不想那两人远远看见他起身,竟然又跟了上来。然则他们并未有不敬的举动。直到沧海来到一个山洞前,二人曰:此地不能留。于是沧海离开。
当夜依然无事。
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

直到第三日晚上,阿三阿葱听见那聚义堂传来人语响……
“大哥,这几个家伙究竟是怎么回事?为何三手书生会派这样的废人来?”
“他定有他的道理。你稍安勿躁,此事我自有安排。”

第四日辰时,石虎来。
“几位,大当家回来了。聚义堂见。”
4人去了聚义堂,只见一阴沉男子立于堂中,手臂上青筋暴起,一看就是个练家子。
“诸位,请!”
秦雷报拳,众人还礼。
“不知诸位对王的看法如何?”
阿三阿葱对看一眼,阿葱道:“实话实说吧!”
于是阿三将近几日的遭遇尽数道来。
秦雷听罢,点头道:“既如此,我们来个里应外合,一举端了王,如何?”
阿葱点头:“如此甚好。我与李捕头素有交情,也可与他通融通融。”
秦雷大喜,当下修书一封,嘱咐阿葱交于三手书生。
众人正要离开,阿葱一拍脑袋:“险些忘了,王有个叫法海的帮手,敢问是何底细?”
“那厮,红莲寺的秃驴!你等要小心。”
秦雷嘱咐完,送了4件夜行服,众人出寨。


[ 此贴被凯蒂在2007-10-05 19:16重新编辑 ]
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

4人回三河镇,先找书生交信。
三手书生看完信,甚为满意,道:“秦大哥请你们当内应,月圆之夜,放个火。李捕头那里还请应付一下,免得上头不好交待。事成,少不了你们的好处。”
众人连连点头。

出了学馆,阿葱决定往王府走一趟。
王员外见了众人,忙问事情如何。阿葱故作羞愧状:“有辱使命。”
沧海添油加醋:“那儿有几百人守着。”
王面露疑色,沧海立刻改口:“幸好大部分跟着大当家出去了,留下几十人。”
“既已如此,你等和李说一声就是了。”
王准备送客,阿葱突然喝了一声:“慢,解药先拿来。”
“什么?”姓王的果然老谋深算,故意装傻。
“咱道上混的,受人钱财,自然替人消灾。您也不用那样。”
“呵呵。王某只有些强身健体之药,您不嫌弃就拿着吧。”
王员外抛出一个小瓷瓶,阿葱急忙用衣服兜着。出了王府,二话不说往三手书生那儿去了。
三手书生打开瓷瓶,仔细查了查那些小药丸,冷笑一声:“分明是毒药!这玩意儿的确可以抑制毒性,然,七七四十九天后,必定毒发身亡!”
阿葱青筋暴起:“此等人渣,吾必手刃之!先生您乃我的再生父母啊!”
离了学馆,当即去找李捕头。先扯些先前那江洋大盗的话,得知那两个替死鬼方秋后即将处斩。此事阿三低语到:“捕头大人,此处说话可方便?”
李一听这话,立刻遣散左右。
阿三:“月圆之夜,王府将有血光之灾。”
李:“你等如何知道?”
阿葱:“道上消息。届时还请大人置身事外。”
李:“这……有所不妥。待我与县太爷通报。”
阿葱:“大人三思。姓王的本非善类,大盗盯上他,也算他自讨苦吃。大人何不就让他们鹬蚌相争,坐收渔翁之利呢?”
李沉思:“罢,此事我就当没听到。”
“如此甚好。月圆之夜,见火而动。”
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

转眼到了八月十四……
这天早上,众人正吃早饭,三手书生来访。
“如何?”
“成。”
“改今晚,夜长梦多。”
“了。”
书生离去,众人上楼密谈。
“你看这事……?”
“双反都非善类。我等置身事外为妙。李可为渔夫,我等亦可。”
“虽说都非善类,然三手书生有恩于我。不如我们等他们火拼的差不多再放火?”
“好。以王府外旧屋为中心,一路烧了药店、仓库、当铺、丝绸店。”
“分头行动。先去准备些火油、柴火、碎布等物。”
“诺。”
中午十分,已准备了50斤碳、20斤油、几袋碎布和20天份的口粮。
众人做火弹,天色渐暗。
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

八月十四,三河镇的老更夫刚路过王府外旧屋,就听见响箭飞过的声音。待他回头,当铺、药店先后传来了“走水”的呼喝声。隐约有4个影子在巷子里闪过,看不真切。
那4个影子穿过竹林,在王府西墙继续放火。王府家丁大喊:“西墙起火了!”
王:“不要管,守住大门!”
王府内又传出第二声响箭和刀剑打斗的声音。
阿葱:“跳河!”
于是4人隔岸观火。
直到围墙内传来三手书生的声音:“你这叛徒,私藏赃物,决不放过你!”
阿葱屏息,估摸着时间。约八分之一柱香后,阿葱道:“走!”
4人泅水再次到达旧屋,换下夜行服,提着兵刃朝王府去了。
“王员外,我来救你了!”阿葱喊了这话后小声道,“你们保护王,我想办法背刺他。”
“切。”沧海不屑。


[ 此贴被凯蒂在2007-10-05 20:04重新编辑 ]
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

王府内,秦雷与三手书生合攻王。石虎单挑法海。
书生连发二镖,一镖直中王要害。
阿三唱士气,帮阿葱附电火效果。
石虎开碑手劈法海。
王怒,使出葵花点穴手,定了秦雷的身。
沧海一棒中法海!
法海回手一棍向沧海,未中。
阿葱跑向王身后,姬雨紧跟。

“狗贼纳命来!”书生又飞两镖。一中一失。
阿三尝试电极标靶,失败。
雷挣脱定身,铁棍一抡,正中王。
王再次葵花点穴,失败。长剑劈雷。
石虎、沧海联合对付法海。
法海紧追沧海。
姬雨对王使用能量冲击,随后土遁。

“杀了姓王的!”书生怒喝,飞镖中王。
阿三喝药水,用连珠火球烧死了王。
秦雷战法海,不想失手劈向沧海。沧海一挡,只觉得户口发麻。
石虎失误。
沧海踹法海,误伤石虎。
法海攻击沧海,未中,改用少林长拳,沧海受到内力伤害。
姬雨奔向王的尸体。
2个家丁出现,阿葱转身攻击他们,被围攻。

书生:“首恶已除,其余人放下武器!”
没人理他……
阿三继续喝药水。
秦雷、石虎围攻法海,法海见不妙,逃向东墙。
沧海追。
姬雨找到破剑一把,纹银9两。
阿葱继续与家丁纠缠,家丁武艺不精,总是误伤自己人。

书生一镖杀了法海。
家丁见状,欲逃。
阿葱紧追。

远处传来李捕头的呼喝:“贼人何处?”
阿三定住一个家丁。
姬雨和沧海夹击另外一个。

“首恶除,我们撤!”书生道,黑风寨一伙皆退往西厢房。
沧海灭口完毕,抗着姬雨和阿葱离开。
阿三与书生瓜分西厢房的宝藏……


[ 此贴被凯蒂在2007-10-06 14:58重新编辑 ]

  
 
william_pucs
Necroz Operator
rank: Demiurge
essentials: 0  
posts: 60
gem: 200
sp: 275
oge: 0
Necroz Member
onlined:11 hours
join date:2006-03-21
last login:2008-11-14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



恩,是开碑手吧...不是开杯手- -
  
 
凯蒂
rank: Apprentice
essentials: 2  
posts: 243
gem: 10
sp: 129
oge: 0
Active Player Scribe
onlined:73 hours
join date:2006-08-17
last login:2011-10-09
»资料 »短信息 »推荐 »引用 »编辑 »QQ



-_________-###
已改......

 
 
Necroz Studio » 昆仑世界 [Meshal]
   





Copyright 2006-2011 Necroz Studio

Powered by PHPWind v4.3.2 Code © 2003-06 PHPWind
Time now is:12-09 09:32, Gzip enabled
You can contact us